五、訊問、拘禁與同鄉的救援

文/黃文雄

我和鄭自才被送到警察局後,就被分開了。審問我的人包括紐約警方和聯邦人員,這兩批人之間似乎有某種的競爭和敵對。我參加過當時美 國包括民權運動的幾個社會運動,對我應有的權利還算熟悉。警方第一個想知道的是我是誰,住那裏:我身上故意不帶任何證件,警方無從查起。而我最關心的卻是 我的女朋友。為了保護她,我沒有告訴她刺蔣的事,而我知道那天下午她可能到我住處找我。我必須把時間拉長,讓她和可以照顧她的朋友在警方搜索我的住所之 前,有機會先在電視廣播上得到警告。

警方看我有備而來,不肯說出姓名和住所,就開始引誘我說話,問我有關台灣的事。這我倒是很高興和他們分享,但只要問話一移向我個人,我就很禮貌的「礙難合作」。有一度他們軟的不成,改用硬的,例如推我一把之類,但我警告他們我絕對會有很好的律師,以及明天刺蔣的事一定上紐約時報的頭版時,他們就有人出來扮 白臉了(這個事件果然上了紐約各報的頭版)。我一直到斷定新聞一定已經傳到康大時,才說出我的姓名、學校和地址。

訊問之後,隨即在法院被以「謀殺未遂」(attempted murder)和共謀(conspiracy)起訴,起訴後,我們被送到紐約市拘留所。拘留所是一幢高大的老建築,綽號「大墳」(the Tomb)。在相當冗長的入獄程序(processing)中,我見證到反越戰運動的影響力和它如何影響許多人對第三世界國家反對者的同情和支持。在好幾 個站都有工作人員的特別照顧,而且消息傳得很快,行經之處,都有人舉起緊握的拳頭打招呼,這是沒有經歷一九六○年代的人很難想像的。送入囚室後更來了一群政治犯。很快他們都變成朋友,包括反戰運動、黑人解放運動和波多黎各獨立運動的成員。我加入了他們的政治讀書會和討論會,整天討論辯駁,坐牢的日子過得並 不寂寞。

在牢外,留美同鄉會很快在台獨聯盟的主導下組成「黃鄭救援基金」,向同鄉募款作保釋金及律師費用。由於事涉聯邦事務,保釋金訂得很高,我十萬美金,鄭自才 九萬(這是一九七○年的美金)。據律師說,這很可能創了紐約市的記錄。雖然當時大多數的同鄉都是靠獎學金生活的窮學生,同鄉的反應意外的熱烈,捐款的人本 省外省籍都有,兩個多月就籌足了。鄭自才家有妻兒,先出獄,我則多待了約一個月。

康乃爾大學是長春藤盟校之一,有不少校友到國會和聯邦政府工作。她(他)們之中有好幾個人事後告訴我,有好幾個官員和議員都說我們能因捐款熱烈而被保釋, 等於是對蔣政權的少數統治和獨裁統治的一場另類「民意調查」,一場布衣菁英的「民調」。我開槍的動作雖然比較富於戲劇性,但這場「民調」對美國政府的影響 和對國民黨的衝擊,相比而言,反而更大。參與這次「民調」的人還有待歷史學者的研究和肯定。

聯盟最初聘請的律師似乎較少處理政治性案件的經驗。我和鄭自才出獄後,開始另找律師。我們最後決定了三個人。第一個是Leonard Boudin。他是一位極受尊重的進步律師,辯護過很多改革者和革命者的案件(他自己的女兒當時也因為反戰被聯邦政府通緝中)。第二位是Victor Robinowitz,前一位的合夥人,也極為同情被壓迫的人民。第三位是檢查官出身的Nicolas Scopetta,當時是Cyrus Vance(前國務卿)所主持調查紐約市警察貪污委員會的律師之一。其他幫忙的人,還有我在康大的教授Jay Schuman,一位社會學家。他有一套篩選陪審團的方法,在幾個「運動型」的案件裏,對辯方律師助力不小。

我們和律師商量的結果,訂下了幾個基本策略。第一是拉長審判過程,讓鄭自才和我還有案件本身有較多時間為海外運動從事宣傳工作。這點做得很成功,審判一直 拖到次年七月。第二是為有妻兒和並未開槍的鄭自才尋找減輕判刑的途徑。第三,為我取得儘可能輕的判決。從司法的觀點看,前途並不樂觀,因為鄭自才向陳榮成 (路易斯安那州大教授,負責台獨聯盟的島內工作)借的槍是登記有案的。檢方找到了他,逼他為檢方作證。唯一的辯護空間是我和鄭自才的套招。我在後來案件發 展越來越不利時,在審判的後半段自認有罪(「在全力扶持蔣介石獨裁政權的美國之法律下,我自認有罪」),希望有助於鄭自才的部份。但檢方掌握的不利證據很多,最後還是幫不了他。

法官決定在七月宣判。我們兩人面對坐牢或棄保逃亡的抉擇。我們都選擇了後者。我透過同志和朋友(包括三位同鄉)的幫助逃離美國。為了讓鄭自才先出境(如果 我先出境失敗,可能會引發全國警戒。我總是想著妹妹晴美和外甥外甥女),必須控制好時間,難度很高。這三位同鄉的效率,讓我被FBI監視下執行潛逃計劃的 外國朋友都另眼相看。這是一個我報廢之前必須好好寫下來的故事。

我從此走上了二十五年流亡各國的道路。

分享本篇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Share on email
Email

聯絡我們|Contact Us

歡迎您與我們聯絡,填妥下方聯絡表單,我們將會有專人與您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