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附錄:蔣經國與蔣經國現象

在所謂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潮中政治轉型的各國之中,台灣有一個特別突出之處。反對運動雖然能夠迫使蔣政權從事某些改變, 但國民黨繼續執政到二○○○年,民主化的方向、步調、內容和範圍,仍大體由國民黨主導,充滿了延續政權生命的必要所驅使的「適可而止」的工具性。

Continue Reading 八、附錄:蔣經國與蔣經國現象

七、最後的回顧和反思

真正的民主化過程還是要等待後來有八○年代至九○年初的人民抗爭、國際壓力以及統治集團內亂等等因素的 交互聯合作用,才產生較有實質的結果。四二四刺蔣案在這一連串發展中的角色和因果比重仍然難以釐清,還需要歷史學者的仔細分析。

Continue Reading 七、最後的回顧和反思

六、有關刺蔣案的爭論和爭議

有些同鄉認為我應該遵守美國的法律,好好去服刑坐牢(十五年),才是「真英雄」(有位同鄉還著文說,「否則就是狗熊」)。我尊重他們的看法。但我必須 承認,我一開始就沒有坐牢的想法,反而案發僥倖未死(「僥倖」是因為蔣經國的衛護人員可能察覺了先開槍)後,就開始計劃走入地下。其理由用白話講是這樣 的:在全球各地扶持獨裁政權的美國政府是蔣政權的大老板。我既然有理由對小夥計開槍,也就沒有理由在還有選擇時去乖乖遵守大老板的法律坐牢。除此之外,逃亡並不表示要放棄運動。

Continue Reading 六、有關刺蔣案的爭論和爭議

五、訊問、拘禁與同鄉的救援

我和鄭自才被送到警察局後,就被分開了。審問我的人包括紐約警方和聯邦人員,這兩批人之間似乎有某種的競爭和敵對。我參加過當時美 國包括民權運動的幾個社會運動,對我應有的權利還算熟悉。警方第一個想知道的是我是誰,住那裏:我身上故意不帶任何證件,警方無從查起。而我最關心的卻是 我的女朋友。為了保護她,我沒有告訴她刺蔣的事,而我知道那天下午她可能到我住處找我。我必須把時間拉長,讓她和可以照顧她的朋友在警方搜索我的住所之 前,有機會先在電視廣播上得到警告。

Continue Reading 五、訊問、拘禁與同鄉的救援

四、刺蔣經過

四月二十一日蔣經國飛抵美國。之前我們四個人會商行動的細節。本來是說好由我、賴文雄和鄭自才抽籤決定誰去開槍,但鄭自才是我的妹 婿,和賴文雄一樣,有妻子兒女,我很早就決定由我去執行比較合理(外國朋友行前也已替我辦了告別的party)。開會時也就如此商定。二十一日我們都和台 獨聯盟的成員以及其他同鄉去蔣經國下機的安德魯軍事機場「迎接」,大家的目的當然是要給他下馬威,我則另外有觀察保護他的護衛安排的目的。

Continue Reading 四、刺蔣經過

三、刺蔣的考慮和準備

蔣介石之培養蔣經國,在尚未亡命台灣時就開始,但他的家天下的接班設計,應該是敗退台灣後才具體成型。一九五○年的「中國國民黨改 造方案」排除了「蔣家天下陳家黨」的CC系。以後政府事務雖然以陳誠為首,但威權獨裁政權權力關鍵的特務和政工系統卻全歸蔣經國。蔣經國掌控的「政治行動 委員會」橫跨黨、政、軍,有「地下朝廷」之稱。白色恐怖當然也就是在他指導之下進行的。其後他繼續縱向橫向的擴權竄升。一九六五年陳誠逝世後,他已經完全 掌控了黨政軍,雖然在刺蔣案發生的一九七○年他名義上只是行政院副院長。

Continue Reading 三、刺蔣的考慮和準備

二、個人的留美經驗

一九三七年出生的我,從小就不是「乖囝仔」。幾乎從上學開始,就對學校的管教方式有很深的反感。小學(桃園國小)經常逃學到野外釣 魚,初中在台北(市工)、新竹(工職)和嘉義(工職)讀過三家學校,退學、留級、記過都經驗過。所鬧的事包括揭發一個有貪污記錄的公民老師,所以這段時期 的經驗似乎不能單純用「青春期的反叛」來解釋。以後就讀台中一中和新竹中學,表面上是「乖下來」,但在新竹中學時仍發生因為參加演講比賽被該校擔任國民黨 小組的老師拒絕評分,以及劉自然事件時和同學乘機鬧事的事。而同一時期同班同學歐文港因為「義民中學事件」被囚禁過,以及亦師亦友的陳偉老師被捕,也增加 了我的政治敏感度。

Continue Reading 二、個人的留美經驗

一、留美學生的「Sputnik世代」

和今天這個研討會的其他場次相比,這一篇比較難以說是「論文」。第一,這篇文章的主題是單一事件,而作者本人是參與者之一。第二,作者意識到自己是以 「史料」的身份在說話,因此寧可用「生平或biography如何碰上歷史或history?」的角度來報導描述和反思,希望在政治史之外,也能夠提供一 些台灣社會史的史料。第三,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下文經常出現「我」字。

Continue Reading 一、留美學生的「Sputnik世代」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